学术圈的这是抄袭举报事件

提起学术腐败,中国学术圈应该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群体。有老师举报学生,也有学生举报老师;有堂而皇之移花接木,也有偷偷摸摸改头换面……各种举报、抄袭“模式”层出不穷。但提起各起举报的处理,中国学术圈又成了最没有想象力的群体,不是举报无门,就是“烂尾工程”,再不济也得等到花儿也谢了,处理意见才羞羞答答地公诸于世。而求助媒体几乎成了举报的标准流程。学术界的学术不端杂夹着各种利益纠葛见诸报端屏幕,让人总是感慨,学术圈比娱乐圈还热闹。江苏第二师范学院某教授实名举报的案例,为中国学术圈的最有想象力和最没有想象力的记录又添上一笔。

  
近日,江苏第二师范学院科研处退休副教授过某向《新快报》举报该学院生物系退休教授王某的论文剽窃行为。据报道,在求助媒体之前,过某早已向院方实名举报,但耗时6年未见处理意见。

  
仔细分析过某的举报过程,不得不再次感慨中国学术圈的想象力,比如一位教授能跨领域发表论文、申报并获批职称,“一稿多投”能在3年的时间跨度内上演,以及声称发表论文是项目负责人专利的言论。但我对举报过程中最没有想象力的部分更感兴趣:一位锲而不舍的举报者,比如坚持6年举报的副教授某;行动迟缓的举报受理部门,比如6年没有任何表态的江苏第二师范学院;以及举报者无奈求助媒体。按照学术举报的标准流程,下一步上演的大概是各方陈述过某与王某的恩怨情仇。再接下去,是在媒体监督见证下,院方迅速处理果断决策,为抄袭与否定论。我很好奇,为什么情节千差万别的举报总是要经历一样漫长和无奈的等待?为什么求助媒体成了学术举报的标准流程?  

辨别是一稿多投还是论文抄袭,并非媒体的特长。举报者屡屡求助媒体,是因为不向媒体求助,举报就难有进展。这折射着国内学术监管的严重错位和制度缺陷。学术举报中最有想象力和最没有想象力的部分何尝又不是如此。几乎程式化的举报经历,同样漫长、无奈的等待,或是出于对位高权重的被举报者的包庇,或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懒惰,或是掩耳盗铃式的“脸面”思维。而花样百出的不端行为,及其背后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不过是学术界纷繁错杂的乱象的缩影。监管缺失越严重,不端者肆意发挥的空间越大,学术不端行为得以不断变换模样招摇过市。在这种恶性循环式的相伴相生中,学术道德大厦千疮百孔。  

求助媒体成学术举报的标准流程,这凸显了媒体的公信力,也凸现了学术监管的种种弊病。我们的学术监管机制该启动自检程序了!

日前,教育部颁布《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要求高等学校明确具体部门负责受理对学术不端行为的举报,并明确规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或线索明确的匿名举报,或者媒体公开报道的案件,高等学校应予受理或主动调查处理。

这是教育部第一次以部门规章的形式对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做出规定。该《办法》明确了六类学术不端情形,其中包括:剽窃、抄袭、侵占他人学术成果,篡改他人研究成果,伪造数据或捏造事实,不当署名,提供虚假学术信息,买卖或代写论文等。同时授权高等学校可以结合学校实际,自行规定六类之外的学术不端情形。

来源文思慧达免费论文查重系统整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